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陆胤上前一步,将乔安拉到了他身后,英俊的面容,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冷冷的盯着纪志成,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出现。

    纪志成咬牙切齿的盯着乔安,那目光,恨不得要将她吃了一样,“乔安,我们单独聊聊!”

    乔安可不怕他,在她看来,纪志成现在跟个疯狗无异。

    他为什么会来找她,她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几分。

    “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聊的。要聊可以,就在这聊。”

    纪志成火冒三丈,在这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他说出自己被带了绿帽子这么多年的事实?

    要不是看在挡在她身前的男人不好惹的样子,他现在就把她揪走,不会让她这么放肆。

    “乔安,我们单独谈一谈。”纪志成额角上青筋暴起,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呵,你算个什么东西,乔乔是你想能单独谈谈,就能单独谈的么?”

    陆胤手臂揽着乔安的肩,将她环在怀里,呈保护的姿势。

    “你想聊,可以,就这么聊。要么就在这聊,要么你现在就离开。”

    最终,纪志成还是咬咬牙,强忍着怒火,压低了声音,厉声质问,“你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世安的身世?”

    如果不是她,当初说了那样的话,他也不会去鉴定他跟纪世安的亲子关系。

    没想到,又让陈敏故技重施。

    她调换了鉴定结果,他第二次鉴定,亲子鉴定结果显示,纪世安跟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这一消息,让他崩溃。

    恰好那时,又让他发现,自己的秘书早已经被陈敏收买。

    暗中给他打了不少的钱。

    自己就像一个蠢笨如猪的蠢货一样,被陈敏耍得团团转。

    这么多年来,为别人养女儿不够,还将一个野种当成了亲生儿子。

    每每想到这,他就气得不行。

    恨不得亲手掐死陈敏。

    或许是知道自己东窗事发了,陈敏早就卷了他不少钱,消失得无影无踪。

    纪世安也不见了,纪志成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继女纪倾心,犯下了大罪,已经被送到了A国,接受法律处罚。

    妻子陈敏,给自己戴了多年的绿帽子,而纪世安,他养育他这么多年,他竟然这么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

    到头来,纪志成落得个人财两空。

    他愤怒的想要找一个发泄口,想要找人当出气筒。

    今天本来有会议要开,但是耐不住小三的温声软语撒娇,他还是陪着一起来逛商场了。

    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乔安。

    顿时,心头的怒火,蹭的燃烧成熊熊火焰。

    如果不是陆胤和夏霖在,他现在恐怕早就已经冲上去,狠狠的掐死乔安。

    乔安目光宛如看一个智障一般,“如果我说,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呢?”

    轰的一声。

    晴天霹雳!

    一开始就知道,这怎么可能!

    纪志成不信,他怒视着乔安,“你最好告诉我实话,否则,我不会顾及这一点父女情……”

    “打住!”

    乔安神色厌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看在你这么蠢的份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