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证据?”那边王大人连连冷笑:“沈子义,这还用问吗?你上任一年,花费十几万两,名义上是修筑海防,实际上,往年海防上的投入也不过三五万两,如此多出来的十万两,不是你贪墨了又作何解释?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都是傻子?这件事,你们牡县的官员都联名到城府去检举你了,他们便是人证,你花费十几万两在海防上,这便是物证,你还要什么证据?来人,给我拿下。”

    沈子义一听是怒极反笑。

    这一年时间里,他为了推行更高标准的海防,着实是得罪了不少县府的官员,虽说他是县令,是牡县当中的最高官员,但县府当中有不少在当地经营多年的地头蛇,沈子义为了在一年之内加速海防修筑,可以说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

    但沈子义也的确没想到,这些人会在暗地里背着他做这些小动作。

    估摸对方也是谋划已久,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拿下。

    甚至都不用去问,他们必然已经是准备和罗列了各种罪状来诬陷自己,沈子义没说话,那十几个军卒已经是扑了上来,不过就见旁边走过来两个护卫,只是片刻,就将十几个军卒打倒在地。

    他们都是兵部挑选出的精锐,专门来保护沈子义和赵颜真的,身手当然没得说。

    这一下变故让那边王大人和陈御史都是面色一变,吓了一跳。

    显然他们没想到沈子义身边居然还有这种高手。

    也是因为沈子义这一年来太过低调,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和背景,只以为是普普通通外调的一个官员。

    那边王大人也不傻,他突然感觉不对劲,一个县令身边,怎么会有这种先天巅峰级别的高手做护卫?

    但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下令弄沈子义的,是城府的府令大人,府令大人显然对这个沈子义也十分不满,毕竟牡县的主书官是府令大人的小舅子,一年前原本牡县的县令高升,府令大人的小舅子如无意外,就会接任县令。

    甚至听说府令大人海口都夸出去了,谁能知道,就在最后关头,却被沈子义给截胡,这种事换做是谁都难以接受。

    府令大人的小舅子眼看到手的县令没了,当然是怀恨在心。

    只不过在官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得小心翼翼,所以最开始无论是府令大人还是别人,都没有针对沈子义,而是表现的客客气气,这是因为要先搞清楚沈子义的来路。

    一个外调官员,能挤走府令大人的小舅子,怎么说也应该是有些能量的,所以必须要搞清楚来路,倘若是招惹不起的人物,那他们肯定不敢为难沈子义。

    但经过一年的观察和打探,发现沈子义似乎没什么靠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官员,也没见谁来给他站过台,甚至于府令大人还想方设法去找人打探,结果什么都没打探出来。

    这说明,沈子义要么是手眼通天,要么是普普通通。

    府令大人更愿意相信是后一种。

    如果是那种手眼通天的人物,又怎么会屈尊跑来这小小的牡县当一个小小的县令,而且县府里的官员,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和试探,也没看出沈子义有什么了不得的后台。

    所以基本可以肯定,沈子义没有后台,就算有,也是普普通通,不是什么大人物。

    这么一来,要动沈子义就容易了。

    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他们是有备而来,但还是忽略了沈子义身边有高手的可能,不过就算有又如何?

    区区一个县令,怎么请得起这种高手当护卫,这岂不是说明,沈子义就是在中饱私囊,在大肆捞银子么。

    王大人这时候觉得这么一来更好,沈子义如果拒捕,还可以罪加一等。想到这里,王大人心中得意,表面上却是一脸阴沉:“沈子义,当着陈御史的面,你居然敢拘捕,好大的胆子啊,你知不知道,下令要查你的是府令大人,现在你这是罪加一等,你身边有高手,但再厉害,能敌得过千军万马?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

    那边赵颜真气的刚要说话,沈子义摇头阻止。他知道自己这位夫人发怒的时候,说不定会说出他们的身份,更有可能将这王大人揍成猪头,但如果那样就没意思了。

    沈子义来牡县做县令,就是为了增长阅历和经验,他之所以隐藏身份,低调做事,也是为了这个。

    倘若要依仗家中的权势,那他头一天来就说了,不会等到现在。

    此刻他让护卫后退,然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