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裴擎南看一眼小北,看她脸色仍然苍白,他干涩地说:“要不你先去客房躺一会儿休息一下?”

    小北摇头:“我不累!”

    裴擎南便不勉强,他点头:“好,那你一直跟在我身边。”

    他清楚的,现在这样的情形,小北再是精神不济,她也绝对不会同意去休息的。

    拧了拧眉,他拿出电话来拨给母亲:“妈,您来过别墅了?”

    他按了免提,司爱华的声音便穿透电话钻进小北的耳朵里。

    司爱华说:“是,去了。”

    “为什么来别墅?”裴擎南又问。

    司爱华不知道秦小北就在裴擎南的身边,也不知道裴擎南开了免提,抱怨道:“老张接机以后车子还没有开到酒店我就接到电话,一个女人在电话里哭哭啼啼,说秦小北勾引了她老公,她不想活了,她今天一定要与秦小北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是,我是不喜欢秦小北。我一直希望你们分开,因为很多细节让我不喜欢她。但我不喜欢她是一回事,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侮辱她又是另一回事。

    我再不喜欢她,只要她还是裴家的媳妇一天,我就不会允许外人欺负她、羞辱她。我哪怕不顾她我也要顾裴家的脸面。

    那女人不是说秦小北勾引她老公吗?不是说她亲眼看到她老公进了别墅吗?那我就陪着她去捉奸。要是捉到了,我跪她面前给她道歉,要是没捉到,我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

    原本我是打算赶过去参加你们的婚礼的,我也想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大了,由不得我了,你喜欢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何必因为这个和你置气?你奶奶说得对,人生就是有那么多的路要走,有那么多的坎坷要经历,谁的人生都没有捷径,该走的弯路一步也不能少。

    半道上接到那疯女人的电话,她都在你别墅外不远的地方守着了,我怎么能不来?

    我既然来了,又怎么能不陪她进去让她捉个够?”

    听着母亲气愤的言语,裴擎南心情复杂,他问道:“妈,您有想过对方是怎么知道您的电话的吗?捉奸的事情她给我打电话不是更合理吗?”

    那端司爱华沉默了一下,说:“我当时哪想这么多?我虽然不喜欢秦小北,但是她现在是你老婆,是我名义上的儿媳妇,那女人在电话里那么骂,我当时气得都差点七窍生烟了,哪里还想那么多?不是,擎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司爱华语气更缓和了一些,又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婚礼那边没出什么事吧?”

    “妈,您现在在哪里?”裴擎南问,“那个女人又在哪里?”

    司爱华说:“我现在和她在意来咖啡,我要求她把她老公找过来当面对质,要是压根没有秦小北什么事,他们必须给秦小北道歉!她刚才说她老公快到了,她怕她老公找不到包间号,去门口等着去了。”

    小北站在一旁,将司爱华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她发现自己更了解司爱华了。这是一个护短的女人!

    她突然明白那次宴会的时候,司爱华虽然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